网站导航

|

新首页

|

你好,欢迎来到五加一![2019.6.21  学员登录 学员注册]
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 >> 雅道美学 >> 正文

【花道】论袁宏道的插花美学思想(三)

作者: 来源: 关键词:时时彩怎么才能稳赚 企业培训师 阅读:65 2019年5月26日
 


本文发表于2019年5月7日在四川成都举办的中国花道禅花门首届学术研讨会,并收录于研讨会论文集中,《禅艺会》将分五次连载,与读者分享。



三、陶醉于山水之幽



袁宏道一生陶醉于山水之间,在其《瓶史》的开篇之句即为:“夫幽人韵士,屏绝声色,其嗜好不得不钟于山水花竹。夫山水、花竹者,名之所不在,奔竞之所不至也。”根据袁宏道诗文反映的游山玩水情景,其足迹遍及如今的湖北、湖南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、江西、陕西、河南、北京、天津等的名山大川和名胜古迹。


万历二十四年(1596)二月初,袁宏道与汤显祖、江盈科等人从京城一同南下任职,几位趣味相投的文朋结伴而行,一路寻访名胜,然后以诗记之,从袁宏道在镇江登金山、登焦山的诗中可以看出他逍遥自在的心态。这次南下他行程三千余里,历时一月多,饱览名山古迹,留下了不少诗文,到苏州后,他将这些诗文结集为《锦帆集》,“锦帆”,既是眼前所见,赞叹沿途的绝佳景色;也是对自己的心情的自然表露,青山绿水、花团锦簇,怎一个美字了得?




袁宏道在吴县县令任上时,不久即对日常事务完全熟稔,这样留出的大量时间可以交结朋友,一同去游山玩水,寻古探幽,从他留下的诗文中就可以知道在短短的一年间,他就已经到了虎丘、上方、天池、灵岩、光福、阳山、横山、天平、东西洞庭、姑苏台、馆娃宫、百花洲等地。在《西洞庭》一文中,记述了他去洞庭西山之后的感受:“西洞庭之山,高为缥缈,怪为石公,巉为大小龙,幽为林屋,此山之胜也。石公之石,丹梯翠屏;林屋之石,怒虎伏群;龙山之石,吞波吐浪,此石之胜也。”袁宏道十分喜欢石公山,以致于为自己取了一个名字,就叫“石公”——“袁石公”,并自号“石公居士”,与“袁六休”一起成为他的两个被人广为知晓的自用名。



袁宏道写有《游苏门山百泉记》,苏门山百泉属太行山的一道支脉,在这篇随笔中,袁宏道写景不多,却多有借题发挥之处,以发出自己对于历代隐者的赞誉与对阿谀世风的蔑视,这也是他对“真性”的一种感怀。文中写道:“嗜酒者不可与见桑落也,嗜色者不可与见嫱、施也,嗜山水者不可与见神区奥也。宋之康节,盖异世而同感者,虽风规稍异,其于弃人间事,以山水为殉,一也。”宋之康节是指北宋哲学家邵雍,谥号康节,曾隐居于苏门山百源之上,后人称其为“百源先生”,屡援官不赴。这样的风骨,恰是袁宏道的追求,“弃人间事,以山水为殉”,那是一种何等的气节,当作者有了如此这样的退隐之心后,再来看一山一水,弄一花一草,自然别有一番风情,更懂得如何用花草的怪奇来再造自然的幽玄。





陶周望曾给袁宏道写信,称赞其田居甚乐的胸怀:“闻足下田居其乐,有大心肠以玩世,有硬心肠以应世,有穷心肠以忍饥,莫非吾中郞不辩。”在明朝后期,官员压力空前,许多科举文人隐居不仁,宁愿做一位“山人”,袁宏道自然也有这样的想法,他对于做官常常叫苦不迭,在《为官苦》一诗中,他就有这样的诉说:“男儿生世间,行乐苦不早。如何囚一官,万里枯怀抱。”



袁宏道在游山玩水之际常常去拜访山中隐士,在他的随笔散文中经常流露出对隐士的钦佩与倾慕之情。这些“山人”隐居期间除读书讲学外,“乃留意艺文之事”,其中当然也包括了插花这般雅事。明代时,各种“奇淫技巧”层出不穷,一些玩类、艺术类的文章与书籍相继出现,袁宏道能够写下《瓶史》《觞政》《斗蚁》《斗蛛》《酒评》等艺文杂书也是这股潮流下的一个重要现象。





在离职吴县县令后,袁宏道又马上开始了自己的吴越大地之游,徜徉于无锡、杭州、绍兴、桐庐、歙县等地的佳山秀水间,与新朋旧友、文人墨客一起诗酒酬答,奇文共赏。在三个月中,行程两千余里,搜尽奇山秀水、奇貌怪洞,禅友聚会,吟诗唱和,“无一日不游、无一游不乐;无一刻不谭,无一谭不畅。”袁宏道在北京任职时,仍时常想念西湖的美景,在回陶望龄的信中,他说:“弟比来闲甚,时时想象西湖乐事,每得一语一景,即笔之于书,以补旧记之缺。书成两倍旧作,容另致之。”



万历二十九年(1601),袁宗道去世,袁宏道作了归隐的准备。当年端午节后,袁宏道去迎接兄长的灵柩,又与无念和尚等人一起去庐山游玩,留下了《无念同余迎先伯修,赋此为别》《游庐山初入东林雨中》《文殊台》《瀑布》《开元寺至黄岩寺观瀑记》等诗文。诗中对“穷天刻冷翠,浓雨洗幽青”的山色作了许多生动的描写。





在袁宏道的隐居时期,他也一直处于“游”与“社”的状态之中,游而社、社而游,二者常常融为一体,游中必有聚,聚而必有宴,宴而必有觞咏之乐,在《寒香》一诗中,他这样写:“旋开曲社通莲社,痛饮南家又北家。”体现出他生活的雅致、情趣与自由。万历三十二年(1604),袁宏道与僧人寒灰、冷云、雪照及居士张五教等人,从老家长安里荷叶山后的孟溪河乘船出发,经洞庭湖水系,去常德德山消暑。途中又结社青莲社,社中皆谈佛学,寻奇览胜。并留下《游德山记》等文。



袁宏道游历各地名胜时,并非仅仅为了一饱眼福,他广结禅友,可以深入禅理;他浏览山水,可以化作诗文;他欣赏自然,可以深研插花。论及插花所用的水,他对京城内外的水质了如指掌,知道哪里的水最宜插花,在《瓶史·择水》中已经说得很明白,只有他这样的游山玩水,才是真正的不枉此行。在《瓶史》中,他也一再强调:“夫趣,得之自然者深,得之学问者浅。”“夫山林之人,无拘无缚,得自在度日,故虽不求趣而趣近之。”




在《瓶史·好事》中,袁宏道描写真正的“花痴”是如何进入深谷峻岭寻找异花的:古之负花癖者,闻人谈一异花,虽深谷峻岭,不惮蹶躄而从之,至于浓寒盛暑,皮肤皴鳞,污垢如泥,皆所不知。一花将萼,则移枕携襆,睡卧其下,以观花之由微至盛至落至于萎地而后去。



台湾黄永川先生为此评论袁宏道说:其对花之真爱,则源自对自然性灵的追求与饫览,时年三十余岁已能集前人之论,阐述瓶花之道,距花痴已不远矣!而其是为不折不扣的富“花痴”者自是毫无疑问。



袁宏道一生从未停止过游历,与一般文人的游山玩水不同,他是有意识地作了超脱尘世、与自然亲近、提升道德的途径,在《答小修》信中他说:“登山临水,终是我辈行径,红尘真不堪也。”他想独善其身同,虽有消极一面,但与激扬官场的俗波相比,不失为一种有补于世的选择。插花师在山水间行走时,就应该有袁宏道一样的胸怀与眼界,于一草一木中发现自然界的美学成分,在奇石枯枝中找到与众不同的美感。(未完待续)



分享到:

下一篇:【绘画】日本国立博物馆藏100幅宋画
上一篇:【花道】论袁宏道的插花美学思想(二)
 
2019
免费咨询电话:400-8255-985
要拿国家职业资格证书,来五加一培训——五天工作 一天学习
时时彩怎么才能稳赚,上海企业培训师 - 五加一培训网
徐汇校区:肇嘉浜路500号好望角大饭店5楼506室 (岳阳路路口;地铁7、9号线肇嘉浜路站)
新客站校区:恒丰路638号苏河一号9楼 907室 908室 909室
洽询专线: 400-8255-985 021-54255699 021-54255718
2003-2019 5PLUS1 Training Center. All rights reserved.
五加一培训:关于我们 | 隐私条款 | 合作伙伴 | 联系我们 | 合作提案 | 人才招聘